那個美好的年代,總被她們津津樂道。

母親說,最期盼是每日午間 ,
鐵盒便當打開時的撲鼻香氣。
下學餓巴巴地,最滿足莫過於回家瞧見,
桌上剛滷好的一鍋膠糯軟嫩。
過去一大家子圍著的笑語聲,

 

記憶都飄進味道裡。

昔日的,竟也傳承了一身手藝。
“今仔日欲來煮一鼎”
母親到現在還是這麼說的,
即使滿頭烏黑間已藏了幾根白。
當年的那一鍋香,鐵了心也要留著。

 

問起究竟幾大碗清水幾匙冰糖,
外祖母像孩子般笑開,搖了頭擺擺手。
悠悠地說味道聞過就記得。

 

時空更迭,幾番琢磨。
慢火細熬的味,

終究又在巷弄裡。
上一代的艱苦辛勞,
倏忽皆是一篇篇溫暖光陰的故事,講與你聽。

​© 2017 食弄七號